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eon Chan的博客

http://weibo.com/chenliangleonch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  

2011-05-02 16:32:11|  分类: 旅行漫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

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

 

413週三晌午,與毛兄進睿本著追踵英賢,訪覓聖跡之心來到廣州西關。

民以食為天,從地鐵長壽路站出來,我們先到寶華面店“醫肚”。老毛研治佛學,正在齋戒,祇點了個豉油皇撈麵。我就是得吃肉,點了個牛孖筋麵,還有一碗好下麵的蘿蔔。寶華面店飲譽廣州,實非浪得虛名。麵條幼細爽口,牛筋也不黏牙,蘿蔔很入味,出品對得起價格。

果腹後我們從多寶路出發,意欲探尋“黃詩陳詞”中的嶺南詩詞名家陳洵舊館——位於多寶南橫街2號的“思蛤蜊室”。在此提及一下師承關係:朱庸齋先生是陳洵的門生(主要學詞),而陳永正、呂君愾老師則跟隨朱庸齋先生學習詩詞(主要學詞),而如今毛進睿兄則師從陳、呂二老。所以陳洵是其太師祖,朱庸齋是師祖吧。

西關有“三寶”——多寶路、寶華路、寶源路,可謂滿街都是寶,隨處一座舊建築都有名堂。祇是,多半徒有“廣州市文物保護單位”的金幌,而未見“被保護”之實。多寶路其中一座“受保護”的舊民居建築多年來淪為家具賣場即為一例。

隨後拐入寶華正中約。廣州有不少街巷皆冠以“約”名,又如西約,南約,下渡東(西、中)約大街,龍溪中(西、南、首、二)約,荔溪東(南、中)約,荔灣東(南)約,逢慶首約,長庚首約,寶慶新中約,荷溪三約,泮塘五約等。《辭源》2401頁:“約,屈曲,謂如繩之彎曲。”不知是否因其地形、摹其狀貌而稱某些橫街窄巷為“約”,未及研精鉤深。

言歸正傳。我和老毛遍尋了大半條多寶路,仍未見目標,詢問了幾位白髮皤然的老街坊,竟亦未曾聽聞“多寶南橫街”。我不禁疑竇頓生,因為據羅雨林編纂《荔灣風采》一書中所載潘廣慶《多寶大街與太子少保鄧華熙》一文:“(鄧氏)題多寶大街……自始多寶大街、多寶南橫、多寶坊、多寶街等名字名揚四海”,按說這附近的老廣更不會不知。我和老毛思忖著:它該不會是和周遭樓房一樣,脫逃不了被拆的命運,老早作了碎瓦穨垣?

 

遊訪期間也有“意外收穫”,我們在多寶坊與泰華樓不期而遇。泰華樓是清代探花李文田的書齋,1993年被公佈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。繞著泰華樓外圍走了一遭,青磚牆體、硬山屋頂,無不對我們這些好古之士有別樣的吸引力。少頃,一老婦推門而出清理垃圾,我們趕緊探問泰華樓是否會對外開放。老婦祇是搖頭擺手,說這裡有人居住,主人家不讓進入,旋即依舊深鎖大門。我們再次按動門鈴,卻也是徒然,裏邊的人似有意把我們拒之門外。無奈之下,老毛便“鋌而走險”,走到不遠處的危牆邊施展跑酷絕技,來了個“乘彼垝垣,以望泰華”。我功夫不夠,祇好從門扉孔洞窺視內裏。

不多時,我們離去,路經恩寧路,看到整片待拆破落危房,我們很是感慨。為什麼搞政治的人,思維、眼光、手段都總跟文化人相迥異,為什麼在政治利益與文化價值上不能找到一個平衡點?

抱憾離開多寶這個寶地,總之今回多少有點“奉訪尊寓不值,不勝悵悵”之感。

 

接著向華貴路進發,途經華貴路26號舊當鋪,駐足了片時。

古時的當鋪因為存有大量金銀珠寶,恐防賊盜,所以建造成固若金湯的碉樓型建築。矗立於中山四路與越秀中路交界的,零零丁丁的東平大押(典當博物館)如是,這座舊當鋪亦然。光線真好,留個影吧。

再往北走去,打聽得華貴路西橫街就在不遠。太師祖陳洵的學館“多寶南橫街2號”杳無蹤跡,師祖朱庸齋的舊居“華貴路西橫街20號”最終幸能按圖索驥尋得。

但物是人非,“人去樓空”久矣。唯獨趟櫳門邊的小貓引人憐愛,謀殺了單反相機不少次快門。攝影期間,正值鄰居婦人歸家,我便與其攀談起來,瞭解了一些朱庸齋先生的事情。以下一段是老嫗的語錄。

“你說有位名人住過,我就不知道。但你一說‘朱庸齋’,我當然知道,他確實住過隔壁,我們是多年的老街坊了。我兒子出生時都是他幫我寫出世紙的。這裡也不是他的房屋,也祇是他租住的。他沒福氣啊,分到房之前就去世了。現在這間屋早就租給其他人了,都很多年了。沒記錯的話,他有一子、二女。兒子叫令名,有個女兒叫荔裳。至於怎麼寫,我不知道啊,反正大家都‘令名令名’這樣叫(笑)。兩個女兒,現在一個住河南(廣州海珠區),一個就去了香港。如果你想找他們,可以去居委問啊。不過朱庸齋很出名的麼?那我就不知道了(笑)。”

吾儕歆慕前輩學人詩才,可是無緣面見,而往往他們的左鄰右里與其“朝見口,晚見面”,卻不曾聽說他們的詩名。想來甚有意趣,便據此胡謅了一首七絕。《過分春館》:“幽巷尋春漫仰追,詞人遠去未逢時。近鄰識得朱翁面,卓拔清才卻不知。”

憑弔完先生故居後,老毛事忙就此辭別,我繼續行進,獨自一人向荔枝灣涌前去。(待續)

 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西關尋幽訪勝半日遊偶記——陳洵、朱庸齋舊宅,李文田泰華樓等 - 憂淒居士 - 憂淒居士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4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